<output id="ydyma"></output>
  1. <input id="ydyma"><rt id="ydyma"></rt></input>
    <acronym id="ydyma"></acronym>
  2. <code id="ydyma"></code>

    蘇東坡暢飲蘇酒美名揚

    發布時間:2013-12-26

     蘇東坡暢飲蘇酒美名揚

    陳平
       “蘇酒”產于古鎮雙溝,醇香撲鼻,綿柔可口。雙溝地處淮河岸邊、是通往汴梁(開封)的漕運要道和驛站,十分繁華。酒館、商鋪、銀店、寺廟、鹽務、糧行、茶樓等應有盡有,尤其是小鎮的佳釀——“雙溪槽坊”生產的酥酒更是名聲遐邇。過往的商賈和騷人墨客知味停船,聞香下馬,紛紛以品嘗“蘇酒”為樂。后來,“蘇酒”又被泗州官府當作貢品進獻給皇上,更是名聲大噪。
        眾所周知,蘇軾是北宋著名文學家、書畫家、詩人和豪放派詞人代表。他曾與弟蘇轍同登進士,被授于翰林大學士,大理評事,并當過禮部尚書,經歷過從仁宗到徽宗五個朝代。但蘇軾的一生并不順利。因為他剛正不阿,屢遭貶謫,疲于到各地赴任,僅淮河就經過十次,其中有三次駐足雙溝。
        蘇軾第一次到雙溝時是在宋神宗熙寧十年(1077),因為他在“元豐改制”方案上與首相產生分歧,遭人誣陷,被貶往密州。離別首府開封后,蘇軾攜家帶口沿淮而下,途中路過雙溝時天色已晚。舍舟登岸,雪花飛舞,寒風刺骨,東山頭寺廟里的燈火忽明忽滅,小鎮深處還不時傳來零星的鞭炮聲。此時正是除夕夜晚,而一代文豪蘇軾卻在這萬家團聚的時候流落他鄉,跌入谷底的心境自然可想而知。然而,令蘇軾意想不到的是,其泗州摯友黃實君還一直站在岸邊迎接著他。在客棧內,老友生起爐火為蘇軾一家御寒,還拿來雙溝酥酒請他品嘗。
        他鄉遇故知,蘇軾悲涼的心即刻被友情和美酒溫暖。送別摯友后,蘇軾一時難以入眠,借著酒力,他回首往事,風風雨雨,人情冷暖,真是五味雜陳。朋友的真誠讓他感動,美酒醇香讓他難忘,于是即興賦詩一首:“暮雪紛紛投碎米,清流咽咽走黃沙;舊游似夢徒能說,逐客如僧豈是家;冷硯欲書先自凍,孤燈何事獨成花;使君半夜分酥酒,驚起妻孥一笑嘩。”(見《泗州除夜雪中黃實送酥酒》。
        蘇軾第二次與雙溝結緣是宋神宗元豐元年(1078年)任徐州知府期間,這是蘇軾從京師遭到遷謫以來的第三次調任。他四月從密州趕來,八月便遭遇了黃河決口。洪水兵臨城下,二丈八尺,水穿城下作雷鳴,泥湍城頭飛雨滑,蘇軾帶頭抗洪搶險,廬居于城上,過家不入,使官吏分堵以守,最終使洪水退去。
        為了犒勞抗洪有功的官兵,蘇軾命令下屬從雙溝買來三大船酥酒,煮酒論英雄,開懷暢飲,一醉方休。
        就在這一年,黃河奪淮,暴雨成災,泗州古城也頻頻告急,沿淮百姓苦不堪言。泗州知府向蘇軾請求賜抗洪妙計。朋友的災難也是自己的災難。性格豪爽、智慧過人的蘇軾到實地查看,當即想出分流抗洪方案,并歃血為盟,派數千民力前來協助治理。因為方法得當,泗州城及淮河下游化險為夷,沿淮百姓為之相慶。
        為了感謝蘇軾在危難之際拔刀相助,泗州知州以十船酥酒相送,并在淮河岸邊修建了一個紀念亭,名為“蘇公亭”。亭中的碑石上刻有“蘇公泊舟處”五個大字。該亭呈六角形,背靠東山頭,面對淮河水,亭內還刻有蘇軾的詠淮、詠酒詩篇。其中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:“古汴從西來,迎我向南京。東流入淮泗,送我東南行……”(見《罷徐州往南京馬上走筆寄子由》)。可惜蘇公亭已在元代被亂兵毀壞。
        蘇軾第三次到雙溝是在宋元豐五年(1082年),他因為作詩諷刺新法,而身陷京師囹圄,險遭殺身之禍。其“烏臺詩案”文字獄結案后,責授黃州副使,實際上是再次被貶。此時的蘇軾年紀還不到半百,卻已早生華發,兩鬢染霜。
        滿腹才華,無法施展,有愛國之心,卻報國無門。仕途坎坷的蘇軾,只有在顛沛流離中頻繁地往來于淮河流域,也產生了宦海浮沉,退身歸隱的想法。看著滔滔東流的淮河水,詩人借酒澆愁,一首詩脫口而出:“澹月傾云曉角哀,小風吹水碧鱗開。此生定向江湖老,默數淮中十往來。”(見《淮上早發》)。
        蘇軾再次泊舟于岸,駐足雙溝。好客的雙溝人當然不會忘記老朋友,對他一見如故,用當地的酥酒用款待他,給予他春天般的溫暖。在雙溝,蘇軾逗留了三天。友人陪伴他游覽了“蘇公亭”、“竹林軒”;拜見了“東山寺”、“西山庵”;漫步至“下草灣”和“桃花古渡”;還參觀了他仰慕已久的“酥酒槽坊”(見《泗虹合志》323頁名人錄)。 
        在雙溝的難忘之旅,也化為了詩人的美好回憶:“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一蓑煙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風吹酒醒,山頭斜陽卻相迎。回首向來蕭瑟處,也無風雨也無晴”。(見蘇軾《淮中遇雨》)。這首小令作由小見大,抒發了詩人面對逆境坦然樂觀的態度。表達了他“一蓑煙雨任平生”的豪氣與豁達。
        文學家或許是天生與酒有緣,李白斗酒詩百篇;歐陽修醉翁之意不在酒。而蘇軾寫酒的詩詞也比比皆是。他借酒懷古:“大江東去”;他仰天長嘯:“把酒問青天”; 他對酒當歌:“持杯月下花前醉”;他以酒會友:“使君半夜分酥酒”;他借酒當哭:“坐客無氈醉不知”;他飲酒為樂:“停杯且聽琵琶語”。由此可見,酒是蘇軾的重要朋友,酒伴隨他的坎坷人生,見證他的悲歡離合。
        蘇軾的雙溝之行,也給雙溝酒業留下來寶貴的文化遺產。為了使千年老酒再放異彩,雙酒人吸取傳統酥酒釀造之精華,采用現代化生產工藝,開發出新一代綿柔型“蘇酒”,代表了中國白酒的新品位,深受消費者青睞。而今,他們正在著力打造“蘇酒”的歷史文化品牌,并已成為全國旅游工業示范點。我們有理由相信:“蘇酒”這顆淮河岸邊的明珠,明天一定會更加芳香、更加醉人、更加光彩奪目!
     
     

    COPYRIGHT (C) 2013 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(蘇酒集團)

   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. 蘇ICP備15000003號-1


    A4福利院